欢迎访问

小鱼儿主页

农园似锦小说_农园似锦余小草朱俊阳小说在线阅

2019-10-09    

  《农园似锦》是一本连载中的小说,作者是姽婳晴雨,该书讲述了余小草朱俊阳的爱情故事:余小草在穿越到古代之前真正的名字是林小婉,不过是因为去参加弟弟的婚礼,结果喝多了踩空楼梯。说来可怜,这个身体的原主死去就是因为半个馒头!意外的是,出海时,她还救了一个美少年朱俊阳,从此一手卤菜,一手美男,不亦乐乎?

  “你……是我娘?”林小婉脑中并没有留存本尊的记忆,不过她恰巧碰到了头,给她一个装失忆的大好机会。穿越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?

  那瘦弱妇人苍白的脸更白得像张纸,她身子晃了晃,满脸不可置信:“草儿,你怎么了?怎么连娘都不认得了?尤大夫,我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尤大夫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他捻了捻颌下的胡须,皱着眉头沉思片刻,道:“我年轻时候,看过一本医书,上面有个案例,是说一个人从山上滚下来,撞坏了脑子,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。小丫头,你再仔细想想,看能想起些什么吗?”

  林小婉——现在的余小草皱着小脸,认真地做思考状。良久,果断地摇了摇头,道:“脑子里空空的,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  “我苦命的女儿……尤大夫,草儿的病能不能好,不会有什么危险吧?”余小草这一世的便宜娘亲,抓着她的手,默默地流泪。

  围观的乡邻们,咂着嘴摇头叹息:柳氏也够苦的,婆婆尖酸刻薄,妯娌懒惰自私。她自己在生小儿子的时候,月子没做好,落下病根,却依然被婆婆使唤得一刻不得闲。可婆婆还是看她不顺眼,成天挑刺儿。168香港本港台礼品内容经常会换,

  男人虽然是个能挣钱的,可柳氏一个铜板摸不到,都被她婆婆张氏把在手中。小女儿一出生就病病歪歪,都说养不大,现在脑子又摔坏了,唉……

  尤大夫安慰道:“放心,只要没有其他症状,对孩子的身体是没有什么影响的。说不定,过些日子,她又能把以前的事想起来呢。先把孩子抱屋里吧,可别受了风。”

  “多谢尤大夫,又要麻烦尤大夫您了!”余小草的娘亲柳氏,用衣角擦了擦眼泪,弯下腰想要去抱女儿。

  她旁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,抢前一步把余小草抱起来,道:“二嫂,还是我来吧!”

  余小草眨巴着眼睛,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高大单薄,浑身透出斯文劲儿的小伙子。心理年龄已经二十六岁的她,被个小伙子抱在怀里,还真有些别扭呢。

  小伙子连忙紧走几步,抱着她朝不远处一座带院的房子走去。余小草很想有骨气地自己走,可因为失血过多,头晕眼花四肢无力,只好老实地窝在三堂叔的怀里,不停自我暗示:我是小孩,我现在是小孩……

  她的眼睛可没闲着,不着痕迹地四处张望了一下,心中有了底儿——这是个不大的渔村,离海不远,村子里大多是破旧的茅草屋,像她们家五间房子带个大院子的,在村里也算中等偏上的人家了。今晚六合开奖结果

  可……她家条件看着不错啊,为什么还为了块没鸡蛋大的黑面馒头,送了本尊的命呢?

  “这是怎么了!?”一个头发斑白,有着深刻唇边纹的老妇,从主屋里出来,看到媳妇怀里满身血迹的余小草,眉头紧皱,嘴里叨叨着:“早上才出的门,上哪淘去了?摔破了脑袋,不得花钱治?一家几个药罐子,再多的家底早晚被你们败坏光!!老二媳妇,你是怎么看女儿的??”

  “二姐不是自己摔的,是大伯娘推的!”小正太石头,口齿伶俐地挺直腰板,维护自己病弱的姐姐。

  老妇人眉心皱起深深的纹路,三角眼中的怒火射向了后面那个畏缩的痴肥身影,冷喝一声:“老大媳妇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老大媳妇李氏眼睛骨碌碌转了转,避重就轻地道:“我不是听黑子说,小草丫头偷了我屋里的馒头,一急没收住手嘛!”

  小草的双胞胎姐姐余小莲,可不像娘亲那么好性,冲着躲在李氏身后肥胖的黑子嚷道:“黑子哥惯会说瞎话,他的话也能信?”

  宝贝儿子被编排,气势已经弱下去的李桂花,又像皮球似的弹跳起来:“臭丫头,你说谁说瞎话呢?偷东西还死不承认!这年景谁舍得把大馒头往地上扔?黑子,过来!快给大家说说,你怎么看到小草那个死丫头偷咱家馒头的?”

  又黑又胖的余舸小名黑子,是家里小字辈中的老大,被他娘惯得上天。别看平时在弟弟妹妹们面前称王称霸,胆子却只有一丁丁大。小草因为他随口一句话血流满面,随时都有可能断气,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。

  他躲躲闪闪地吭哧吭哧半天没憋出一句话,恨得李氏用手拍了他几下。终于鼓起勇气想要把谎言进行到底,却被小草的哥哥余航一句话堵住了。

  “黑子哥,还记得咱们听‘冤魂索命’的故事吗?还有十八层地狱的传说?刚刚大伯娘也说了,说谎害人是要下拔舌地狱的!”已经十岁的余航平时虽寡言,心中却是有成算的。

  黑子心虚地朝着被婶娘抱在怀里的小草看了一眼:瘦弱苍白的余小草瞪着空洞的大眼,幽幽地盯着他。没有一点肉的小脸,衬得眼睛大得吓人,乌黑的瞳孔几乎布满整个眼珠子,再加上满脸暗红的血迹,不正跟故事里锁魂的厉鬼没啥两样吗?

  差点吓尿的黑子,不敢再看,把头埋在李氏的怀里,杀猪般地叫嚷着:“不是我害你的,不要来找我!!刚刚说的不算,馒头是我掉地上脏了不要的!哇……不要拘我的魂,我不要下拔舌地狱……”

  真相大白,李氏再想狡辩已是枉然,气得在儿子背上捶了几下,不得不在众人谴责的目光中放软身段:“这死孩子,叫你乱说话!!弟妹啊,我已经教训过他了,你别跟孩子一般见识。”

  跟过来的余立春,此时开口了:“孩子都伤成这样了,还计较那一角馒头!弟妹,赶紧把医药费给尤大夫!”

  张氏一听又要为这个赔钱货出钱看病,登时瞪圆了眼睛,从牙缝中挤出:“他大伯,你说得倒轻巧。付医药钱?每年花在这臭丫头和她娘身上买药的钱都够一家子吃饭的了。家里哪还有什么钱?家里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禁得起这样折腾!一点小伤,用草木灰捂上就行了,还抓什么药!”

  这张氏是余海娘死后老余头娶的填房,嫁过来后生了老三余波和小闺女余彩蝶。老大余大山是张氏带过来后改了姓的。

  余立春气哼哼地替侄子打抱不平道:“三弟妹!大海这孩子,每天天不亮就出海捕鱼,还隔三差五地上山打些野鸡野兔,到镇上换钱补贴家里。村里人的眼睛都亮着呢,这个家如果要没大海,能盖上这五间大房子,你们家能换上新船?现在,他闺女受伤你就舍不得花钱,能不让他寒心?”

  张氏听了余立春的话,不乐意了:“他大伯,照你这话,我们家过得好全靠他余海一个人了?告诉你吧!这钱,我还真不掏!!谁造的孽谁还,谁打伤的谁掏!”说着转身进了屋,把门摔得震天响。